0559-8505999
媒体报道

铭刻在石碑上的眷恋

2018-7-10

【征文赏析】


或许这篇征文超乎人们的想象,因为文中讲述的是另一个世界的人;或许这篇征文蒙上偏见的阴霾,因为观念的桎梏令人们不愿触及。然而当您走近他们、走近他们的后裔,您会真真切切读懂“天地之美、美在黄山;人生有梦、梦圆徽州”。

他们用一种奇特的方式无声地倾述对大美黄山的那份挚爱,用生命的最后诠释对黄山大美的那份眷恋。他们的身世兴许还不为世人知晓,且不说是出身名门的达官贵人,更不说是走出茅舍的一介布衣,然而他们都将人生旅程的最后一步停在了这里,永远地停留在位于黄山东麓轩辕峰下、赵朴初老先生题字的“中国黄山龙裔公墓”。他们静静地躺在这里,躺在黄山的怀抱里,躺在曾魂牵梦绕、至今还醉在梦中的这方水土,让生命的永恒与黄山同在。在这里他们以青山为榻,奇石做枕,伴着青山绿水,聆听松吟泉呜,沐浴徽风古韵……

他们中有从大洋彼岸旧金山归来的美籍华人、《蒋经国传》作者江南先生,有中国现代体育奠基人、国际奥委会第一任中国委员董守义主席,有长年潜伏地下工作、率部起义的中将司令员刘景素将军,有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安徽省主任委员刘一平先生,有老红军段辉亮、留美华侨丁景山、中国摄影协会副主席黄翔、安徽省委副书记桂林栖、省人大副主任陈元良,省政协副主席孙宗溶……还有很多寻常的人。

他们中有的远涉重洋海外归来,有的寻根问祖叶落归根,有的来自古都京城,有的从天府之国走来,有的走出黄土高坡,有的告别都市……无论来自何方,他们都将生前的向往、身后的归宿定格在这里,和着无限的眷恋留在了这里。

在他们的黄山之旅,或许有的曾攀登天都峰感叹“黄山归来不看岳”,漫步新安江畔探寻新安文化源头,许国石坊下三呼皇恩浩荡,驻足老街浸染千年厚重,荡漾“黄山情侣”领略一派风骚,沉醉塔川田园风光,叹为折服休宁状元郎,指点棠樾牌坊群,拜谒程大位故居,探幽宏村古村落,寻访徽州古栈道,徒步牯牛降,流连行知馆……或许还有的曾平生最爱乃是品茗清香的黄山毛峰、喜食绝味的徽莱佳肴、拍摄徽派老宅马头墙、偏好歙砚的收藏……。他们走进黄山的世界,感受世界的黄山。在黄山寻根问祖找到了中华人文始祖轩辕黄帝的遗迹,求证了“黄山、黄河、长江、长城”中华民族的象征,解读了人们喜欢黄山的100个、1000个理由。  

如今他们走了,人生谢幕在黄山,他们在另一个世界继续那美美的梦,“梦里寻她千百度”。他们满足了、知足了,告别了黄山。可是他们又不满足、不知足,最终还是回到黄山,捧出那刻骨铭心的爱守望黄山,因为他们坚信“天地之美,美在黄山”。

他们的亲朋好友来了,他们的子孙后裔来了,黄山龙裔推出的“让祭祀扫墓与旅游度假同在”服务理念,使他们有机会步先人后脚走进黄山,有理由将“人生有梦,梦圆徽州”继着书写。

道是如此执著痴迷黄山,如此执意守望黄山,我多么想问问他们抑或他们的后裔,是不是生前“梦圆徽州”了却了“人生有梦”,否则到了另一个世界还把“梦”在这里延续?难道“天地之美”就满足于“美在黄山”,否则九泉之下还“美”个不够依偎黄山相拥在这里?他们的回答想必都是肯定的,因为他们与黄山还有未了的情结,那镌刻在石碑上的铭文承载的眷恋就是佐证。

 

(黄山市“天地之美、美在黄山,人生有梦、梦圆徽州”征文大奖 作者 卜维学)